首页 > 关于希格玛 > 光疗百事通

"去你的!嘲笑我的人!" 白癜风女孩引发导师抢人大战

就在国内同名音乐选秀节目还在为版权问题大打官司的时候,《美国好声音The Voice (U.S.)》第十二季已经热闹开唱。在海选第六场上,一位看上去跟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女孩大大方方地站在了聚光灯下。让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

Enid Ortiz
“大家好,我来自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25岁女孩,我是一名儿童胃肠科助理医师。我为父母们照顾生病的孩子,这份工作让我很有满足感。”
“最近,我加入了一个名为'Ragged Old Souls'乐队,这是一只融合了雷鬼/摇滚/放克与蓝调曲风的乐队。这是一群时尚又好玩的音乐人,能与他们一起表演我非常珍惜。但现在,我觉得我已经为迎接更大的机会做好了准备。”
“音乐一直是我生活中一个出口,在那些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会投入音乐的怀抱。”
“我自幼就患有白癜风,这是一种色素脱失型皮肤病。(因为显而易见的皮肤异常,)所以我一直是被取笑的对象。我曾被冠以'奶牛'的绰号,那段日子里我不想离开家,也不想上学,只能在我的房间里,不停地创作音乐。”
“当我的人生中有了那样一段经历,我从来不敢奢望有人会因为真实的我而与我相恋 -- 直到我找到Joey -- 他就像黑暗中的灯火一般照亮了我的生活。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年,并且已经订婚。他就是我的坚实后盾。”

节目到这里,看惯了选秀的观众大概会不以为然,“比惨”大约已经成了这类节目的套路,国内外似乎都差不多。不过《the Voice》的魅力就在于,导师并不会事先知道选手的故事,他们甚至看不到选手的容貌,评判的标准只有一个 -- 你是否有能真正打动人心的好声音。
Enid Ortiz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首《All I Ask》,这首歌可是大有来头。

首先,这首歌来自英国著名歌手阿黛尔(Adele)2015年年底发行的现象级神专《25》,这张专辑刚刚在2017年(没错,是2017年)的格莱美音乐奖中获得了年度专辑大奖,并且以横扫千军的气势一共赢得了5个极具含金量的重大奖项。专辑中的第一主打歌《Hello》更是横扫全球各国的音乐排行榜,先后在全球超过100个国家销量夺冠,最高峰时甚至出现了20多个国家的排行榜第一名都是《Hello》的空前盛况。也正是由于主打歌太过强势,使得专辑中的其它优质单曲都在其耀眼光芒下黯然失色,《All I Ask》这首歌也是如此,似乎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关注或多么亮眼的商业成绩。

但是,阿黛尔自己似乎对《All I Ask》这首歌情有独钟。在2016年的格莱美音乐奖颁奖现场,当时正值《25》专辑宣传期,她居然没有唱当时已经全球大火、万众期待的《Hello》,甚至也没有唱被指定为后续主打歌的《When We Were Young》、《Send My Love (To Your New Lover)》等明显能为商业推广带来更大帮助的曲目,而是选择了这一首相对冷门《All I Ask》。那个格莱美现场表演并不完美,现场还出现了话筒故障导致短暂失声,但这不妨碍它成为阿黛尔又一次感人至深的现场演绎代表作。

《All I Ask》不是阿黛尔最火的一首歌,但或许我们可以说,它就是这位现在“全球最会唱歌”的女歌手自己最珍视的一首歌。这样一首讲述一对即将分别的情侣如何度过他们最后一晚的伤感情歌,歌路正是阿黛尔最为知名、最擅长的,可以说已经被阿黛尔自己演绎到了极致,对于每一位敢于选择这种歌的选手而言,一定要面对听众极大的期待值和无比挑剔的耳朵,驾驭不了自然是失败,连表现平平也都意味着失败,Enid毅然选择了挑战这样一首歌曲,需要何等的勇气!

在我看来,Enid Ortiz更大的勇气在于,她明明可以配合自己的独特故事,去选择一首鸡汤类型的励志歌曲,比方说Katy Perry的《Firework》,或者新晋走红女歌手Alessia Cara的《Scars To Your Beautiful》等名曲,这种倡导自尊自爱、战胜歧视、勇敢生活的歌,简直就是为这类曾经或正处于弱势群体的人群量身定制的战歌,“有故事”的选手选这类歌曲基本是稳过的节奏。
但是,Enid没有做这样投巧的选择。放弃将“与众不同”作为卖点非常冒险 -- 她很可能失败,但是如果她成功了,原因只是因为她会唱歌。

我并非专业乐评人,对音乐的评判也许很主观,在Enid 90秒的演唱时间里面,我没有听到大鸣大放的悲喜演绎,没有听到狗血式的唱功编排,但Enid的演绎依然“充满了力量”,这种力量不是撕心裂肺的宣泄,而是拼尽全力隐藏起自己的心碎与崩溃 -- 像一块已然被震碎的防爆玻璃 -- 面上似乎还维持着完整,内里却已裂成千片万片。这首歌也许现在再也无法击中你我的泪点 -- 我们都会随着时间学会慢慢成长、学会放下,学会看开,我们的内心也会变得更加坚韧 -- 可是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阶段,也许我们都跟歌中人一样,面对爱情,如此卑微、如此不堪一击。

Enid这种克制、隐忍的唱法跟她的选曲一样冒险,现场的四位导师似乎也陷入了某种迷茫,不仅没有出现 “秒拍”这种桥段,甚至连导师互相交换意见也很少,演唱过程中只有导师Gwen Stefani表达出了对选手的赞许,Gwen在演唱临近结束的时候,还低声说了一句“She deserves to be on(她值得留在节目中)”,但直到这里,仍没有导师转身。
当Enid 即将唱完最后一个单词,似乎要遗憾离场的时刻,导师Blake Shelton“毫无征兆”地猛然拍下按钮,华丽转身 -- 此时,其他三位导师Adam Levine、Alicia Keys、Gwen Stefani根本没有办法跟他抢了,他们这才感到被Blake Shelton全程扑克脸的出色表演所误导了,导师Adam开怼说“That was the dirtiest thing I have ever seen(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卑鄙的手段)”,导师Gwen更是直接对Blake喊出“You're a jerk(你真是太坏了)”。(英语原句用词严重的多请自行体会)

(这里插播一则小八卦:导师Blake Shelton与Gwen Stefani目前是公开恋爱的男女友关系,Blake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女友大人使诈,看来这个心机boy今晚是免不了要跪主板、睡沙发了。)

但是抢到这么优秀的选手,就是跪主板、睡沙发,那也值了啊!所以导师Blake Shelton 走上舞台,给了Enid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无比自豪地对全场观众及三位导师说:“This is Enid, my newest team member(这就是Enid,我的新队员!)”。
下面的段落中国观众都非常熟悉了,导师请她介绍一下你自己,翻译成中国好声音专用术语就是“你的梦想是什么”。Enid是这么说的:
直到此刻,Enid的白癜风患者身份才在现场得以揭示,但这全然没有成为导师选择她、观众喜欢她的理由。她只是向大家证明,她是一个喜欢唱歌也会唱歌的女孩,这就足够了。她面临着比常人更多些的困难,也做出了比常人更勇敢的选择,导师和全场观众都给予了她最热烈的掌声。
导师Alicia Keys对Enid的赠言尤其感人至深:
“我们常常被教导,不可以去爱真实的自己,

如果我们与众不同,那一定是做错了什么,

我希望你能记得这一个无比重要的时刻,

此刻开始,你可以向任何不懂欣赏你的人大声说:

去你的!

作为一个竞技节目,Enid赢得了第一场胜利,好声音的舞台强手如林,后续她将会面对更多的竞争对手,能走多远尚难预测。但我宁可她止步在与她真正实力相匹配的节目阶段,也不希望她因为“白癜风患者”这样一个特殊身份而被特殊照顾。没有不同,才是对她真正的尊重。

 

 

 

上海希格玛高技术有限公司致力于光医学领域的医疗器械的研究和开发,自主研发的03型和05型紫外线光疗仪均获得“2002年度上海市A级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认定”。
友情链接:   淘宝直营店   家用紫外线光疗仪   银屑病病友互助网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上海市皮肤病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
希格玛联系电话:021-64325358 | 售后服务热线:400-921-0108、021-64325736或13524543188 网站地图
上海希格玛高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沪ICP备05036423号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号:(沪)-非经营性-2008-0050
在线客服系统